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东的个性空间

坚持原创 拒绝转载

 
 
 

日志

 
 

城祭  

2012-07-27 12:37:41|  分类: 个人感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祭 - 东东 - 东东的个性空间

 
        北京的这场暴雨之劫让我想起了60年以前的那段往事.............
        这位近代历史上风云人物梁启超的公子、有史以来屈指可数的浪漫主义大诗人徐志摩的情敌,近百年来民国美女排行榜上一直居于前列的林徽因的老公,联合国大厦的设计参与者、新中国国徽的设计者-------- 著名的建筑家梁思成怀着满腔的热情提出了新中国国都的设计方案,即后来的“梁陈方案”被否定的那一刻。60年后灾难的发生似乎就已经不可避免了。
        翻开这本厚厚的《城记》,一幕幕厚重的历史记录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他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段城市的记忆,而是浓缩了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英雄流血且流泪”的历史。
       1950年,梁思成与陈占祥精心拟就了完整保护北京古城,在北京古城以外另建行政中心的“梁陈方案”。但由于当初的执政者坚决地效仿苏联的建设模式,无情地否定了这两位建筑师的建议。以至于梁思成在1957年的日记中一字一泪地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的一块肉,剥去外墙的墙砖像剥去我的一层皮”。同时梁思成预见性地对当时的“大人”们打赌:历史会判定谁对谁错的。只是梁先生他赌赢了,买单者却是我们这些无辜且无知的平民百姓。当那位在自己的汽车里被大水淹没窒息而死的哥们临时之前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是这种死法,因为他是被活活憋死的,准确来讲是憋屈死的。
       美国有一位汉学家叫史景迁,是纯种的美国人,没有任何中国血统,只是非常景仰中国的历史学家司马迁就愣是把自己更名为史景迁。我读了他的一些书,从一个美国人的角度对中国20世纪以来的城市建设进行了解读:20世纪的中国,是一个惊人的虚掷的世纪。虚掷了机会、虚掷了资源、更虚掷了生命。外敌侵占的痛苦,加上国内政治的无道,怎么可能产生有序的国家建设?前有企业主贪赃枉法,后有国家集权主义,大众被推入贫敝的深渊...............
        如今我们的超大城市里,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一块块地王频频诞生,一批批古建筑被连根拔起,一幕幕拆迁惨剧天天发生。更为有趣的是60年前妄图保卫北京古建筑的梁思成的旧居一度被列入被拆迁的行列,自己的旧居都不能保卫,还何谈保卫国都的古建筑啊?   
        记得当年读雨果的大作《悲惨世界》的时候,很不理解大文豪雨果为何用很大的篇幅描述了巴黎的下水道。也就在巴黎的下水道里冉阿让才得以救人逃生  ,要知道,那是200年前的城市下水道。而今我们中国的城市下水道的状况到底如何,北京的一场大雨就给了你答案。
        一个城市的下水道就是一座城市的良知。
       不仅仅是下水道,想一想我们目前所面临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哪一样不是如中国的下水道一样,毫无安全感可言,一遇到天灾人祸,我们每个人是如此的无助,如此的可怜。而且还时时刻刻担忧更大的危险随时光顾我们...................,以至于暴雨还未来临,北京城就已经唱起了“空城计”。
        一个城市就这样成了一座“死城”,城市死了,人心荒了,道德没了,我们由此而产生极大的恐惧。而这一切恐惧的背后隐藏着深深地信仰危机。
        无知是可怕的,无耻也是可怕的,但没有信仰是最可怕的。没有信仰就没有敬畏,没有敬畏就没有底线,中国社会的制度底线、道德底线、商业底线和人文底线几乎全部失守,而我们恰恰生活在这样一个没有底线的国度里。这是中国的最大危险。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