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东的个性空间

坚持原创 拒绝转载

 
 
 

日志

 
 

背景 背影  

2010-03-04 09:59:23|  分类: 光阴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考的第一年我落榜了,本来分数线已经超过录取线21分,但由于当时是按照120%比例提档,对于我这样没有任何背景的草根来讲,无奈地做了别人的陪练。我也以仅差2分未能录取成了一名落榜考生。同样是落榜,差2分和差几百分没有区别,这一道窄窄的分数线顿时划开了天堂和地狱的门。适量的痛苦使人喋喋不休,过量的痛苦则使人沉默。一连几天我都未能走出落榜的阴影。回想起多年的寒窗苦读,付出了无比的艰辛和努力,仅仅由于高考前夜过于紧张、失眠、导致发挥失常,以致于自己的成绩在录取线左右徘徊。但忏悔过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正在我痛苦、彷徨和无助的时候,一个天降的“馅饼”出现了。那天中午,体质单薄的爸爸飞快地从村部跑回家,这也是我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爸爸如此的兴奋。原来是爸爸接到了县招生办的电话,一所知名师范大学招录的委培生空出了一个名额,在未录取的考生中按照从高分到低分的原则录取我上学。我本来没报任何委培和自费专业,因为我就想堂堂正正地靠自己的能力考上一个公费大学,不想被人看不起、花着冤枉钱去上一个交费才能上的一个大学。当时的公费学生不交费,交费生一年2000元。想起来现在动辄上万甚至几万的学费,那时的我简直是太天真了。尤其不愿意把自己的一辈子交付给教育事业,所以在当时师范专业提前录取的志愿中,我想都没想就一笑而过了。

        爸爸不由分说地带着我直接去了县招生办办理入学申请手续,虽然我极其不情愿,但也只能暂时听之任之了。因为这个大学名额对于世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家庭来讲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况且也就是当时那个相对“纯真”的年代里才有靠分数取胜的机会,如果轮到现在这个名额只能是“被别人委培”了。手续办完了,爸爸心安了。我让爸爸自己先回家,我想到高中去看看。站在那曾经熟悉的操场上,三年来的高中生活历历在目。由此想起来了明代心学大师王阳明的《泛海》诗: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精海涛三万里,月明飞扬下天风。想来人生的一切艰难险阻无过时浮云过太空而已,人无论身在何时何地都应静下心来认真地思考自己。沉思良久后我做出决定:退了这个名额,复习一年再考。如果考不上,我就去做矿工,当农民.......

       多年以后,我回想起爸爸听到我退学的消息时那无助的眼神中带着无比的哀伤,尤其是他默默无言后转身离去的佝偻的背影在寒风中。就如同几年以后得知我从国有单位出来自己做生意时一样的哀伤。因为他作为父亲不能为自己的孩子的发展做出任何帮助,可以说与我同样经历的人都是靠自己从农村“爬”出来的。我从来没有抱怨过父亲,只是对他充满了无尽的感恩。更觉得自己比那些生活在父亲阴影下的人多了一些自由和洒脱。那时的我真的太年轻,做个老师有什么不好?现在老师的待遇节节攀升,引用博友祈祷的说法:已经拥有了“一百只大母羊”的身价(农场的一切收支都是以羊的身价来计算)。即便是第二年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也未能保证你一辈子就咋回事了。还不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去奋斗去拼搏吗?再看看现在的孩子们绝大多数依然沉浸在应试教育的藩篱中,为了高考不惜牺牲他们的童年和青春的快乐,到头来换得一张张“废纸”。

       经常在梦中重温高考前的紧张,高考时被抢卷,高考录取后被人挤掉。我自己把这些总结为“高考梦魇”。梦的最多的就是那年爸爸带着我从家走到县城的那条路,似乎永远也走不完..........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1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