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东的个性空间

坚持原创 拒绝转载

 
 
 

日志

 
 

贫贱之交不可忘  

2009-09-07 09:37:15|  分类: 光阴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写了这篇文章。

          他是我的纯发小,换言之就是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哥们,大我一岁的哥们。童年时代共同经历的记忆里有我们相同的梦-----通幽的曲径、蜿蜒的小河、参天的绿树、希望的田野还有那共同的敌人“张大魔杖”........。就是这个张大魔杖是我们小孩心中最大的梦魇,每次不听话时家长都会搬这个神人出来吓唬。我们立马没电。据说这个张大魔杖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但很不光彩。在到朝鲜的第一天就把自己的右手食指用刀切掉了,他说是切菜切的,骗鬼去吧。由于缺少食指,勾不了枪,所以就在后勤队了混到战争结束。由于是革命功臣,或许也因为战争刺激等其他原因,回来后就有些精神不太正常了,国家政府养着他,村里人都怕他,虽然他还真没伤过谁,但这个张大魔杖却在远近声明远扬了。话题有些跑偏,言归正传我和他就是在这种共同恐惧大魔杖到后来经常欺负大魔杖的战斗友谊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童年,真的有太多的乐趣值得我们去回味,只是当时不珍惜的太多。就盼着过年,盼着长大,盼着独立没人管。但长大后发现童年时代所盼望的东西纯粹是一种“乌托邦”,等待我们的是一番番失落与无奈。上学后我们一直在一班到初中三年上半年。由于他的父亲是一名教师,在当时称为“半家属”-----就是家长中有一个是吃皇粮的公职人员,另一个是我们广大劳苦大众中的一员。这一组合当时是非常流行的组合,王沪生就是典型。他借着半家属的身份优势,没等毕业就提早进入乡政府当一名通讯员。就是准备进入公家单位去靠名额。相当于晚清时代捐个候补官员一样。这样,我们的人生路上出现了分别。当时我很羡慕他能提早脱离苦海,不必再费力往出折腾了。

         和他再次相见是三年前的2007年,我们这些年也一直互相通着信息,见面的机会很少。他这些年在老家混的一般,刚进入乡政府的时候那里就有几个和他同样身份的通讯员了,按资排辈到他保守估计要10年。没办法,只能混了,这期间他时而做做生意,时而混混单位。就在他要混到晋级名额的时候,国家政治体制改革,大批毕业学生充实到基层机关,同时要裁撤这些非编制人员。机会是彻底没了。我也经常听家乡人提起他,这些年的混沌在外面欠了不少债。具体多少,他自己都不愿意提及。这次见了面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失落和困顿。虽然不像鲁迅眼中的闰土,但在他的眼中明显感觉到了岁月的沧桑。许久,他用很大的勇气张口借钱,具体原因说了很多,说准是一周之内必还。我想都没想就给他拿了7000块钱,虽然距离他需要的数目15万相距甚远。但我只能借给他我心目中的这个数。残酷啊,残酷。在这个社会,什么人都是有合理价位的,姚明有价,普通人也有价。据说前几年一个黑矿井里死了几个工人,煤老板当即拍出每人3万元的抚恤金,遇难工人家属对煤老板感激涕零。

          后面的故事结果基本明了了,直到现在这笔钱无声无息了。以前我们还偶尔有事没事地通过电话,互相闲扯一阵。现在电话也没了,后来换号了。我回老家的时候经常路过他家门前,也遇见过他的哥哥和姐姐们。我没有和任何我们相熟的人提起过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一样。也许在将来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会把钱还给我。我们还会在一起喝酒聊天,共叙童年的往事。我期待着这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