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东的个性空间

坚持原创 拒绝转载

 
 
 

日志

 
 

忘年老邢(一)  

2009-07-26 09:56:43|  分类: 光阴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老邢的相识始于4年前的一次生意往来的酒桌上,他很不健谈,甚至有些木讷。但每次端杯时从不藏奸。历来从酒品看人品,虽然那一次没怎么和他交流,但从他的喝酒就能看出他是个实在的哥们。后来的交往就多少带一些功利性了,因为老邢在道义的老家有一片地正被沈阳地铁看中做地铁北仓库。还有一块地被沈北开发区列为迪斯尼项目开发。要知道现在真正富的最快的就是郊区的有地农民,一旦开发动迁就能立刻“暴富”。除了前几年的“蚁力神”盯着这些暴富农民外,地下私彩和赌球分子也在盯着这块肥肉。当然我不属于前几类人。但凭着商业的敏感我知道这里有利可图。这还得从腐败说开去.....

          这几年最刺激人神经的无疑就是土地了,国家就是靠出让土地,由开发商的运作,银行的助推把房价炒高,由房奴们最后买单。无疑最后最大利益的获得者就是国家。这一点地产大佬们明白,任志强既明白又敢说明白;易宪容也明白,也说了真话,但被无情地定性为“房产界的中学生”。在不对等的博弈中,广大民众是受害最大的弱势群体,从今年的政府救市资金的流向就知道国家在挺谁。在众多的受害者中,唯有失地农民是为数不多的被动受益者。老邢就是这些被动者中的被动一员。在失地补偿中起重要作用的就是各地拆迁办,他们控制着拆迁补偿资金的发放。国家有标准,地方有政策,但无疑这个政策标准都是模糊的,潜规则才是真正的规则。所以这些年上访的事件中,土地问题占了绝大多数。甚至可以书写一部农民上访的血泪史。而我的一个好哥们就是靠赚取拆迁补偿款渔利的一个“官场掮客”----就是为官员们权利寻租找下家的中间人,当然是官员们拿大头,他拿跑腿钱,但这笔跑腿钱也是十分丰厚的。所以就因为这层关系我和老邢的交往才逐渐密切起来的。

          一开始老邢是戒备的,因为他一生饱受拆迁之苦。他是辽南人,就因为20年前当地的水库动迁才落户到沈阳的,成了当地的一个“盲流”。举目无亲的日子在当地农村生活举步维艰,试问谁愿意背井离乡到生疏地生活啊。生活了20年也没有什么朋友,一直是村民眼中的“外人”。经过交往得知,老邢是恢复高考那一年的中专毕业生,那绝对是当年的精英人物啊,中专毕业后做了民办教师,教英语。就因为动迁,老婆孩子迁到了沈阳,他一个人在当地做教书先生,为了一个公办教师的资格苦苦守了10年。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晋级公办教师无望后毅然辞去了他心爱的教育事业来到了沈阳。那是1992年。知识分子做农民无疑是蹩脚的,这些年,他种地,卖菜,打过工,现在经商。每次酒酣耳热之机,每每提起当年的往事,他还唏嘘不已。我是他唯一的倾诉对象,也是他认为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必须像执行任务一样去拜访他。被人思念和被人信任是幸福的,最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

         老邢是个善良人,更是一个正直的人。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歪门邪道。做生意也是非常实在,所以这些年除了赚了该赚的钱以外,其他的钱一点也不贪。从这里我也领会了为何守了十几年还没晋级为公办教师的原因了。在家里他是老二,他的大哥是和他一起参加第一波高考,他大哥考取了大学,那一届的大学生现在大部分是社会的精英级人物,比如刘永好、李东生.......,做过省厅级别的一位高官。别人都不理解老邢为什么不去攀他的哥哥呢,要知道他哥哥的一个条子就够他折腾半辈子了。但直到他哥哥前年去世为止,他从来没借过他哥哥任何一点方便。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了有一种精神叫正气。我真的很佩服这位大我16岁的老哥哥。是我一生到现在唯一的“忘年交”。我也为自己的私利性交往而愧疚。他应该是我一生的一面镜子,当我还在利欲熏心为浮躁所累之时我就去照照他,来还原曾经迷失的自我。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