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东的个性空间

坚持原创 拒绝转载

 
 
 

日志

 
 

流氓无产者的春天  

2009-11-20 09:02:00|  分类: 光阴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省长是生出来的

       市长是混出来的

       县长是买出来的

       乡长是喝出来的

       村长是打出来的

       一个通俗的小谚语道出了现实社会的官场众生相,省长的角色不用去打听,各个是有背景的资深人士;市长这级别的就得靠站队,站正确了就水到渠成了;至于县长那就得靠对人必须花钱才能成;乡长就得为革命事业宁伤身体不伤感情了,诸多基层工作者战死在酒桌上死而后已了;至于村长就得靠家族势力、无赖精神打出一番天地了。

        我的老家就在辽北一个普通的农村,辽北那肥沃的黑土地养育了性格豪爽、民风彪悍的一方人,还出了一个目前红遍华人世界的笑星赵本山。如果不是前几年的那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运动”,这里的一切就如同中国绝大多数落后农村一样,几十年不会有稍许改变,如同一潭死水一样不会有任何微澜。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

        我们村临近煤矿区,地下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所以这里就成了众多淘金者热衷的宝地。国有煤矿在这里建设开采已经有40年的历史了。记得我小时候,非常羡慕能在矿里上班的青年们,天天穿着时髦,骑着自行车,洋洋得意地上班下班。就连十里八村的漂亮女孩都以能嫁个工人为人生目标。即便他们到了矿里就换上又黑又脏的工作服到井下去卖命,一年的收入也要比普通的社员要强的多。这就是当时的工人大哥的社会经济地位的真实写照。由于近几年煤炭需求量的激增而使得煤炭价格的飙升,各个矿区加紧扩张,大量占用了我们村的土地,直接导致我们村的土地减少。另一方面,矿里给的用地补偿款一分也没有发到农民手里。那时的农民接受外部信息非常少,人也相对的淳朴。但随着外部资讯的不断进入,还有一些小道消息的盛行,使得这些曾经淳朴的农民内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内心极不平衡甚至达到怨恨的程度。这时候需要的只是一点火星而已。

        这个火星出现了,他是典型的无产阶级代表。他的父亲我小时候见过,是个牙尖嘴利、獐头鼠目的“坏蛋”形象,年轻时以算卦为生,二人传唱的特好,据实际水平来讲绝不亚于赵本山。而且有点文化,毛笔字写的特别好,最关键的一点是一直以告状为业。他的四个儿子,一个是某大学中文系主任;一个是曾经的某中学语文老师,后来犯强奸罪严打期间进去了;一个是村里的无赖;剩下的我要重点介绍的他还真不是一般无赖,读过高中,算是多半个文化人,一直混在村里,既不爱出体力劳动,又没有发挥他文化优势的地方。而且还因为超生而变得更落魄了。甚至曾经沦落到各家混酒喝的地步。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最困顿的时候看到了时势带来的机会,于是他挺身而出,各家串联,发动群众去各级政府上访,期间他阅读了大量的法律书籍,到哪都能讲的头头是道。以致熟知内情的一些官僚们发自内心的感慨道:“这告状的基因也能遗传啊”。由于这笔钱款早已经被各级政府和相关领导分配完毕,农民的上访对于他们来讲如坐针毡,各级警察也是如临大敌,处处防备。于是他就转换思路,不让青年人出面,只让一些妇女和老人出去上访,他遥控指挥。这些妇女和老人到哪级政府也不敢碰,因为政府也知道,一旦出了人命,事情就真的包不住了。这些人冲击县乡政府,打骂一些主要责任领导........甚至闹到了北京。终于政府同意给农民补偿了,每人补偿3000元。得了钱的农民情绪更加高涨,认为再闹下去还有更多的钱进入腰包。这也是当今上访者的普遍心态,这么一闹就能得钱的好事谁不愿意干?

       但以后的步骤就不会如开始那样顺利了,一是政府也需要形象,不能放任农民如此闹下去,最重要的一点是人必须要识时务。这时的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落魄的混子了,而是民意的代表,为民请命的英雄。他下一步觊觎不是那点小钱了,而是村政府乃至乡镇政府。由于农民上访,村政府处于非常尴尬的位置,成了多方打压的出气筒,早已经名存实亡了。这几年一直是无政府状态。上面任命的村官到村里上任就被轰走,政府也没有好办法。还得必须要进行选举。选举的结果很明朗,他以绝对优势当选,同时召开的党组会上以绝对的票数光荣入党。这绝对是宪法规定的合法有效选举。名副其实的“土皇上”。

        前一阶段我回老家看到了他,现在的他已经由原来的两间土房换成了前后八间房子,天天请他喝酒办事的要排队,十里八村有好几个别人的老婆成了他的情妇。真正实现了“翻天覆地慨而慷”。曾经的“流氓无产者”成功地实现了“小康”。鉴于我是“局外人”,也算是和他私交还可以,我就无忌讳地问了他一句:“你这样折腾不怕有人报复你吗?”他坦诚地说:“要不我也是啥也没有,滥命一条,与其那样卑微地活着,还不如奋力一搏。况且和我经历相似的很多,我怕什么?”。听后,我默然无语................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1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